|
融资与上市 行业分析
天津尚德药缘:“中国智造”路上的一匹黑马
2021-05-18

      走进位于华苑产业区兰苑路的工房时代c座927室,天津尚德药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德药缘”)几个蓝色的字首先映入眼帘,这是一家坐落于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在企业荣誉室的墙上,公司与南开大学合作的18项专利授权映入眼帘。十二年前,两位海归博士王鹏和陈悦创立了这家公司。如今,除了坐落于天津的母公司,还有7家子公司。陈悦望着眼前的这些科研成果,感慨万千,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他刚刚回国的时候……

国外能做好的 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得好

      1997年,药学专业毕业的陈悦赴海外留学深造,获得美国药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世界知名的生物科学公司从事药物研发工作,年薪超过10万美元,这在当时是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

      2007年,陈悦回国参加国际药学专业学术会议。在会上,他了解到同样的抗癌药物,国内外的利润差竟高达100多倍,而要仿制则需过了专利保护期,这极大的激发了他回国效力的心情。

    “那个药你说生产成本很贵吗?可能一个疗程也就几百块钱的成本,但是他们要卖你几万,所以我当时觉得中国不能老等着引进专利,要有自己的专利,自己的创新。我觉得国外能做好的,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得好。”陈悦手里拿着自己团队研发的新药,坚定的告诉记者这是他当时下定决心回国的最大动力。

      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上,陈悦的发言引起了南开大学药学院首任院长王鹏的注意。而陈悦在会上表示出愿意回国效力的意愿也令王鹏开心不已。王鹏告诉陈悦,南开大学的大门向他敞开,欢迎他回国搞科研。

      2007年7月,陈悦从美国的公司辞职,2007年10月来到南开大学。经过短暂的准备和磨合,2008年1月,陈悦正式开启了他在南开的执教生涯。而他的研究方向,是癌症干细胞的药物化学,一项完全有别于他在美国的研究课题,开启了一段全新的科研之旅。

打破技术壁垒 实现本土化

      科研路上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陈悦想要将研发的抗癌药物本土化,除了要解决技术专利的问题,研发所急需得进口成分、原料,同样遭遇着国外的技术壁垒。“2009年的时候,我们去找能够大量购买的小白菊内酯,其中最便宜的是以色列的一家公司,要18万美元一公斤,根本用不起。我们要做的就是生产能让中国老百姓用得起的抗癌药物,如果成本这么高,那我们的研发也就失去了意义和初衷。”说到此处,陈悦的语气有些凝重。

      眼前的困难并没有使陈悦和同事们灰心。为打破跨国公司设置的技术壁垒,陈悦和他的团队,遍查中医古方、本草纲目,发现山玉兰根部的某种单一成分可以抑制脑肿瘤发展。

    “这种植物是我国特有的,在河南等地产量非常高。而且从这种植物中提取的有效成分能达到6%,远高于之前国外的原料提取出的0.1%。”这让陈悦和他的团队兴奋不已,更重要的是,在当地种植山玉兰一般会将树卖到市区,根部一般不要,当地农民多将其用于烧柴,并无其他价值。但这对于陈悦的研发却至关重要。于是,陈悦以高价采购了这些山玉兰根,真正实现变废为宝,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当地农民的经济收入。

      谈起这意外的发现,陈悦总是掩不住内心的喜悦,他一直归结于是自己的幸运。然而,这“幸运”的背后,有多少付出,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原材料的技术壁垒被打破,经过提取合成的一款抗癌新药就这样诞生了,而且全部实现本土化。这种药对癌症干细胞有选择性杀灭作用。而其成本比进口同类产品降低了100多倍。陈悦高兴地告诉记者:“生产成本降低,也就是说这是一款老百姓能用得起的药,一克,也就是10块钱。”

我们要做的是Creat in China

      如何对付脑胶质肿瘤一直是一项世界医学难题,陈悦和他的团队历经8年研究,终于研发成功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抗脑癌药物,并首次将国产西药打入西方国家临床应用。而他主导研发的抗癌药ACT001获准在澳洲进行临床试验,治疗脑胶质瘤,这是天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需要首次进入发达国家的临床医疗领域。这个项目也被列入国家十二五新药创制重大专项以及天津抗癌重大计划等项目,获得重点支持。同时还获得美国和欧盟的孤儿药资格,系天津首例,也是中国前八家自主研发获得欧美孤儿药资格的品种之一,在欧美的临床试验将享受欧美药监局一揽子的扶持政策。

      陈悦说:“科研成果只是第一步,如何将科研成果快速产业化才是我们要做的第二步。”

      为了将这项科技成果快速产业化,陈悦注册成立了天津尚德药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用美国成熟的产学研机制,并积极对接资本市场进行融资。现在陈悦和他的团队已经获得了7项中国专利和俄罗斯、韩国、美国、欧盟与日本等多项海外专利授权,实现了中国研发生产的药物走向世界的梦想。

    “我做的不是仿制、跟随别人,而是一个完全创新的研发,不仅仅是Made in China,还要Creat in China。将来这个药上市了以后,我希望它能够回报我们国家,回报我们社会。”陈悦说。

融资难也曾是心病

      过去的十多年来,陈悦团队一直专注原创新药的开发,其中针对脑胶质母细胞瘤,一种恶性度程度很高的肿瘤的抗癌新药,ACT001已经顺利进入澳洲临床试验,并先后获得美国与欧盟的孤儿药地位,有望对这一世界性医学难题提供新的治疗手段。

      虽然如今看来进展顺利,但众所周知新药开发往往需要很长的周期,要承担极大的失败风险。融资难也曾是陈悦的心病:“最困难的时候,我把自己唯一的房子做了抵押贷款给公司用,也就是说如果我真的失败了,可能倾家荡产还要欠一笔巨大的债务。”

      陈悦说:“我们的融资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天使投资。在2013年以前,公司曾经从几位个人投资者那里融资500万元,但是随着公司的发展,我们需要更向前一步。后来我们开始向专业机构融资。但是由于没有抵押,风险又大,很难通过传统的金融机构贷到款。”

      一直到2013年陈悦接触到了天津市的区域股权市场,在这个市场里面通过资本市场的服务,吸引和聚拢了大量的投融资机构,有银行类的、信托类的、证券类的,还有小贷类的、保理类的、租赁类的……通过这些机构和资源的聚集,使得企业在选择上相互对接。

      股权市场为尚德药缘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2013年他们在这个平台挂了牌,几年来社会总融资达到1亿元,为新药的海内外临床试验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它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有一个第三方的监管平台,让公司的所有财务管理非常的正规,有足够的信息披露,大家也能够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易,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很容易吸引股东来。所以每次我们增发都是一抢而空,经常不够。”陈悦如是说。

      此外,由于技术过硬,陈悦的项目多次获得天津市科技局抗癌重大计划专项资金、科技支撑计划等多项支持,用陈悦的话说:“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政府给了我们雪中送炭的支持,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研发的信心。”

      随着科研的进展和公司的不断向前发展,陈悦公司研制的药物已经获得多项国际临床实验资格,有些融资机构在得知他们的自主研发技术后找上门来洽谈。谈及这些改变,陈悦坚持认为,“要想得到长足的发展,企业的自主研发能力一定不容忽视,因为自己的技术永远不会受制于人,这是我们的底气和尊严。”

      同时,陈悦也想呼吁投资机构,对投入与产出周期较长的行业或项目,应给予更多的关注与信心。

      陈悦向记者介绍,目前公司正在进行三项临床实验,同时还在申报其他癌症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临床二期,仍有进一步的融资需求。但是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陈悦透露,公司计划在两年内开始科创板或者香港医药板的挂牌启动工作。三年内实现第一款新药上市5年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以上,利润3亿元以上的目标。随着公司新药研发成果的逐步转化,公司将力争在10年内实现销售收入超100亿,利润超30亿,市值超千亿的远景目标。


022-23517197
咨询热线
022-23517197
合作伙伴
美国 法国 国内
政策与资讯
融资与上市 行业分析
滨海创投
地址:
天津市河西区吴家窑大街57号中海广场写字楼704
邮箱:office@binhaicapital.com
版权所有 天津滨海创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09003983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652号
网页设计:华泰科技
0.298659s